(转帖)

关于呼吸道病毒疫苗历史——3篇重要文章:

COVID-19“疫苗”之相关历史秘密:自1966年起,所有开发呼吸道病毒疫苗的努力,都以灾难告终!用于人体试验的呼吸道病毒疫苗的开发,基本上已停顿了50多年。——James Bailey

接种疫苗之前的病毒突变:使人们很难生产出一种始终有效的疫苗?——Mckana

冠状病毒疫苗,是定时炸弹?国际疫苗行业历史共识:抗体依赖性增强(ADE)——特洛伊木马机制!是历史上许多冠状病毒疫苗试验“失败”的主因—— Aletho(注:有 “抗体依赖性增强(ADE)——特洛伊木马机制” 的疫苗,注射越多,未来的长期副作用、隐患越大……!)

.

难道,因对 “新瘟疫” 了解有限,各国防疫专家、防疫官员——担心事后被追责! 在了解世界呼吸道病毒疫苗研发历史的情形下,仍选择了一条免责之路——只跟随西方大国美国的疫苗研发的道路!

实际上,面对未知性危机,主动的向人民——采用世界正、反信息充分公开的 “中道”!多种手段并用,可左右逢源,确保不败,将是未来历史上——政治上获人民好评最多、最获谅解的医治道路

作为官员,谦逊向人民展示不足,并不丢面,反而是智慧!

古人说:“ 大成若缺,大巧若拙。”

做事,先要顾头,更要顾腚——重视未来历史效果历史评价

激烈的国际政治竞争局势中,科技、医疗、防疫——也是政治手段的延续、竞争的延续!事关本国人种千百年战略品质的——疫苗防疫、人类基因、人工智能问题上,只以美国马首是瞻,实际上只是一种 “押注” 的、不确定的被动方式

近年,斯诺登、及前加拿大国防部长保罗 . 赫勒均曾指出:外星人(堕落天使)早已控制美国政府! 

世界防疫之战,盲从美国信息发布、及疫苗研发、诱导之新路——被牵着走,乃兵法大忌。

跟随先进大国——美国疫苗防疫之路,貌似可免于——疫后追责。反而,是一条最不安全的道路

相关文章:

最终,世界各国——想给本国人民打几针新冠疫苗? 要连打 7 针吗?  “中道” 治国,正、反医疗信息充分公开!各国政府敢于公开向人民承认:对瘟疫 “医疗认知、能力不足”,在政治上、历史上,就是最聪明的!

媒体封锁 “印度用伊维菌素 ——成功抑制病毒” 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