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克劳斯·施瓦布的大重置与梵蒂冈、和解放神学的邪恶融合——Frederic William Engdahl (弗雷德里克 ·威廉 ·恩格达尔 )

2021 . 12 . 25 .

【注1:相关文章:前克格勃间谍 :我们创造了——解放神学!”】

【注2:《圣经》:“天下无新事”!所有人类都是罪人,没有一个是真正的义人。耶稣12门徒首领伯多禄(彼得)曾3次在敌众威胁面前公开否定耶稣!为此,最终以倒钉十字架殉道——通过了“天考”!门徒犹大更为30银钱背叛、出卖耶稣,最终自杀、堕落地狱。

《圣经》告诉我们:信仰——是信神、跟随神!不是盲从人。“神人合一”是神对人类的要求!

拓展眼界!深度观察世界。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美国网友莎拉评论

“克劳斯·施瓦布和他伟大的法西斯重置”!

克劳斯·施瓦布1938年出生于拉文斯堡,是阿道夫·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的孩子,德国是一个警察国家政权,建立在恐惧和暴力、洗脑和控制、宣传和谎言、工业和优生、非人性化和“消毒”的基础上,对一个将持续一千年的“新秩序” 抱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宏伟愿景。

施瓦布似乎毕生致力于重塑这场噩梦,并试图将其变为现实,不仅是为了德国,也为了整个世界。

更糟糕的是,正如他自己的话一次又一次证实的那样,他的技术官僚的法西斯主义观点也是扭曲的跨人类主义观点,它将人类、与机器融合在“数字和模拟生活的奇妙混合体”中,这将使我们的身体受到 “智能尘埃” 的感染,警察显然能够读懂我们的大脑 。

而且,正如我们将看到的那样,他和他的同伙正在利用Covid-19危机绕过民主责任,推翻反对派,加速他们的议程,并在违背我们意愿的情况下将其强加给人类其他人,他称之为“伟大的重置”。https://off-guardian.org/2020/10/12/klaus-schwab-his-great-fasist-reset/

克劳斯·施瓦布是罗斯柴尔德人

“很明显,从这些家庭到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恐怖主义控制的”!】

.

巴西大主教卡马拉

在2020年全球COVID-19封锁、和经济混乱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在世界舞台上现身,他曾是一家总部设在瑞士的商业论坛的创始人,他在世界舞台上呼吁以流感大流行为驱动力,对整个世界经济进行一次大的重置。他甚至在2020年7月出版了一本书,概述了他的蓝图。它被正确地称为技术官僚社会,拥有自上而下的全球中央计划。施瓦布利用对全球变暖的担忧、和世界穷人的困境——来为全球极权主义的计划辩护,正如达沃斯网站所言,没有人会拥有任何东西

不为人所知的是,施瓦布反乌托邦计划的灵感——来自于一位天主教主教,他于20世纪70年代在巴西遇到了他。这位主教将施瓦布庞大的全球主义网络、与现任教皇方济各的强大政治影响力——联系在一起。

这位主教远非传统的天主教神父,被称为“红色主教”,支持卡斯特罗的古巴模式,以及毛泽东文化大革命,在这场革命中,数百万中国人在清洗毛的敌人时被杀害或摧毁。他的名字是巴西大主教多姆·海尔德·卡马拉,他是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传播被称为“解放神学”的教会运动的早期领军人物。

从纳粹到共产主义?

海尔德·卡马拉从政治光谱的两个极端进行了转变。1934年,卡马拉是亲墨索里尼巴西教士法西斯运动巴西积分运动或巴西积分协会(AIB的主要人物。这不是偶然的。作为一名年轻的天主教神父,卡马拉神父成为了AIB最高委员会的一员。

到1936年,卡马拉已成为AIB创始人普林尼奥·萨尔加多的私人秘书、和AIB的国家秘书。与20世纪20年代墨索里尼的法西斯黑衣军、或希特勒的棕色衬衫相似,巴西的AIB是绿衫军,部署了准军事组织,他们在20世纪30年代在巴西街头积极暴力攻击共产党人。据报道,卡马拉在20世纪30年代初被任命为神父时,他在法衣下穿着绿衫

后来,一位巴西作家写了一本卡马拉的传记,当时是一位主教,海尔德·卡马拉和教会出面禁止提及——这位现在著名的左派人士,他是早期的亲法西斯活动家之一许多奇怪的部分卡马拉的历史。

战争结束时,即1946年,海尔德·卡马拉以某种方式成功地从亲墨索里尼、亲希特勒的AIB法西斯主义——转变为亲马克思主义的“进步主义”,作为巴西天主教行动的助理总干事,该组织的青年团体JUC于1959年公开拥护卡斯特罗-古巴革命

1963年,一个由卡马拉支持的JUC派系,这个Aço Popular(AP)将自己定义为社会主义者,并宣布支持“生产资料社会化”

天主教组织AP通过了一些法令,其中包括对苏联革命的赞扬、和对“马克思主义在革命中的关键重要性的承认理论与实践”。

1964年至1985年,多姆·海尔德·卡马拉,成为巴西东北部奥林达和累西腓的大主教。

解放神学” 的奠基人

海尔德.卡马拉是一个工具性的人物,这场运动很快不仅在天主教会,而且在其他教会中传播开来。它后来被秘鲁神父古斯塔沃·古铁雷斯——称为 “解放神学”。

解放”指的是神父们声称的基督教信息,“上帝优先爱穷人。”该运动主张教会的作用应致力于第三世界被压迫和被剥削土地的解放进程这场运动标志着天主教会立场——的彻底转变。神父们开始将针对尼加拉瓜索摩扎等独裁者的暴力合法化,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在1970年代拿起武器加入了桑地诺派、和其他马克思主义团体。

古斯塔沃·古铁雷斯明确呼吁:“废除当前的不公正局面建设一个不同的更自由更人性化的社会”。退一步说,这是一个激进的背离,其教会的重点:是在必要时以武力解放——发展中国家最贫穷的社会,并重新分配财富。

在天主教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共产党支持的游击队运动很快就意识到:神父赋予他们的战争一种超越马克思主义教义的社会合法性——是有用的。古铁雷斯说:“解放的神学——是扎根于革命的战斗性。” (?)

(注:克格勃意在将一切混为一体?)

一位支持海尔德·卡马拉(Helder Camara)教会社会行动主义的巴西同僚莱昂纳多· 博夫神父说:“我们提出的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神学。”

从那以后,博夫和其他人从主张激进的土地改革,从大业主手中夺走土地——并将其交给贫农,转而支持激进的全球变暖议程,以此作为他们解放议程的一部分。

这场运动从拉丁美洲蔓延到非洲、和亚洲,从津巴布韦到斯里兰卡。

从本质上讲,海尔德·卡马拉的解放神学创造了社会氛围,并促进了当今从反法运动、到土地管理运动、及整个绿色议程运动的“受害者”意识形态在社会上的传播。

红主教会见施瓦布

半个世纪前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Davos World Economic Forum)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在最近的公开声明中提到:2位改变了自己生活的人

其中一位是亨利·基辛格,他在20世纪60年代末施瓦布在哈佛读书时是他的导师。另一个,令人惊讶的是,红色主教,多姆·海尔德·卡马拉

正是基辛格作为尼克松国务卿——密谋刺杀智利、阿根廷和其他地方的左倾政府,取而代之的是皮诺切特等残暴的军事独裁政权! 而赫尔德·卡马拉则在另一方面努力动员穷人反对国家

2010年,施瓦布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发表了一本自鸣得意的书,书名很谦虚:“世界经济论坛:塑造历史的伙伴——1971-2010年的头40年。”

施瓦布介绍了施瓦布在第一届商务精英聚会上为嘉宾所扮演的角色。

在1974年,施瓦布写道,“1974年欧洲管理研讨会(今天的WEF),巴西奥林达和累西腓的罗马天主教大主教多姆·赫尔德·卡马拉(Dom Hélder C峎mara)出席了一个引人注目的会议,加强了论坛作为煽动性、但又至关重要的声音的平台的作用。

尽管许多政府、和商界领袖认为——卡马拉是不受欢迎的人物,但他还是被邀请参加达沃斯论坛。他把自己称为:“三分之二饱受自然资源分配不公之苦的人的代言人”!施瓦布的账户继续,

多姆·赫尔德·卡马拉预测:发展中国家有朝一日可能会与主要经济大国发生挑战、和冲突。他批评跨国公司让这么多人生活在骇人听闻的环境中。他呼吁更高的社会责任感、更公平的财富分配、及重新评估“废物社会” 的错误价值观,达到全体人民的繁荣。”

施瓦布在一段视频中说:“有一个例子对我来说,可能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关键时刻,我第一次去巴西,遇到了一位当时被称为 “穷人神父” 的神父,他的名字叫多姆·赫尔德·卡马拉。”

世界经济论坛和教皇方济各

2013年,弗朗西斯. 方济各就任教皇之初访问巴西时,将多姆·海尔德·卡马拉命名为:“巴西教会之旅” ——不可磨灭的标志人物!

同年,方济各在《福音的喜乐》(Evangeli gaudium,福音的喜悦)中用赫尔德· 卡马拉(Helder Camara)和其他人的解放神学的语言宣称:“如果没有对穷人的优先选择,福音的宣讲……有可能被误解、或淹没。”

穷人优先选择权”一词是关键。听起来很高尚,但实际上是什么意思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克劳斯·施瓦布亲自邀请教皇方济各在达沃斯会议上发表讲话。此后,弗朗西斯给施瓦布写了许多这样的信,并被世界经济论坛列为议程贡献者。

2020年10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官方网站写道:“在上周日发表的一份长达4.3万字的惊人通谕中,教皇为塑造所谓的全球经济大调整而做出了努力,以应对全球经济的变化。

COVID-19的毁灭。”

到2015年,弗朗西斯,他自己扮演穷人的特别监护人,已经批准由圣徒会发起官方程序,开始赫尔德·卡马拉的 “祝福”过程。从那时起,现任教皇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政治立场:支持全球变暖的绿色议程措施、预防COVID-19的疫苗、支持两性平等、移民、财富、从富人到穷人的再分配,以及其他主导他备受争议的教皇任内的社会行动。

伟大的重置

要问的相关问题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全球化论坛的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Schwab)——为什么会拥抱“解放神学”的创始人、和现任“自由派”教皇方济各,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狡猾地恢复这些思想的耶稣会教皇?

克劳斯·施瓦布绝对不是在拥抱马克思主义。施瓦布将“全球化教父”弗朗西斯、和施瓦布的意识形态融合——是一种创造大众支持的聪明方式,特别是在全世界的年轻人、和穷人中,大规模攻击私有财产、和稳定的中产阶级,这是全球公司主义者大重置(一种来自上下的全球技术官僚法西斯主义)所需的稳定的中产阶级。

2020年11月,教皇方济各宣布:需要一种新的“社会正义”,私有制在基督教中并不明显。他说:“让我们建立新的社会正义并承认基督教传统从未承认私有财产权是绝对和不可移动的。”。他没有详细说明。

(注: 方济各误导了教会方向? 物质世界的一切,都不是出自神!《圣经》约翰一书 2:15-17 ————不要爱世界也不爱世界上的事。如果有人爱世界,神的爱不在他里面!因为世上的一切,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都不是出于神而是出于世界。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会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人会永远长存!)

2020年10月,教皇发表了一封通谕信,弗拉泰利·图蒂,在信中他追查私人财产。他写道:“商业能力是上帝赐予的礼物,应该始终明确地指向他人的发展、和消除贫困……”。他宣称:“私有财产权,总是伴随着首要和优先的原则,即所有私有财产——从属于地球货物的普遍目的地,因此,所有人都有使用它们的权。”

(注:这会导致大规模抢劫、社会动乱?而后,没有人再肯努力生产、创造……。)

这与世界经济论坛的施瓦布(Schwab)在其2020年的著作《大重置》(the Great Reset)中写道:“首先,后流感时代——将迎来一个大规模财富再分配时期,从富人到穷人,从资本到劳动力。”

施瓦布声称:自由市场新自由主义时代已经结束,需要政府进行重大干预”。可持续的“环境政策”。

在世界经济论坛(WEF)网站上,施瓦布的组织描述了他们的愿景:即重新建立一个没有人拥有任何东西的世界。

一段视频展示了——他们对2030年世界的展望:“你将一无所有,你会很快乐”。并补充说:“无论你需要什么,你都会租下来”。甚至包括租你的衣服!

施瓦布指出:要实现“生态正义”,就必须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彻底激进的产权再分配

(注:这将造成世界大乱!各阶层人类之间相互抢劫、杀戮,各国原有社会体系与法律——遭到彻底破坏、削弱,人类成为一盘散沙……,由此,为外星人堕落天使大规模出现在地球表面——做好了铺路工作!)

这呼应了方济各提出的“绿色金融议程”,以取代目前的现行金融体系

达沃斯论坛- 对梵蒂冈议程的拥抱——远比看上去更阴险。他们的伟大复兴:是为了结束人类的自由、与个人意志,转而支持一个新的全球化议程——即全面控制、高科技监控、强制药物治疗、以及从社会中产阶级向下——进行大规模收入再分配

施瓦布是一个营销大师,他的反乌托邦的伟大重置、和它的“生态正义”就是这样。

.

【注:很多国家的学者、专家、官员们,一方面高声反对西方霸权,另一面对来自西方先进国家 “幕后政府” 主导的 “认知战争” 意义上的 “新理念、时髦词语”,总是学生般——仰视性的囫囵吞枣、盲目接受,并照方服药,而丝毫不怀疑其幕后统治性的 “连环套” 动机!

宇宙真理共通,科学发展观是:人间任何事物——政治、经济、……,甚至包括人日常的各种食物,都有“红线”、“临界点”,总不能摄入过量!一旦过度,则危及人类自身健康!只有在科学调配、组合下,才能对人类自身产生有益作用!

例如:

比尔 . 盖茨提出 “智慧城市”:一个欺骗性词语,标以“智慧”一词,以诱使人们接受之!人类居住区的电力运用、电磁辐射是有“健康红线”的,人类的健康研究仍是远远不足的!智慧一词,专属于人类心灵!城市只配“智能”一词。不能把智能——误认为是智慧。

2021年5月,微软的首席执行官声称要打造出企业 “元宇宙”!于是,在科技界、经济界、及各大互联网商家之中热潮涌动。“元宇宙”:所谓与物质世界平行的虚拟世界、人机融合,最终会使人种堕落、成为堕落天使魔鬼的奴隶?崇拜、传播这个概念,即是走近黑暗能量?《圣经》约翰一书 2:15-17 ————不要爱世界,也不爱世界上的事。如果有人爱世界,神的爱不在他里面。因为世上的一切,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都不是出于神!而是出于世界。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会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人会永远长存

相关文章:2014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说:人工智能——是我们“存在的最大威胁”!“有了人工智能,我们在召唤魔鬼。

.https://z3news.com/w/the-sinister-convergence-of-klaus-schwabs-great-reset-with-the-vatican-and-liberation-theology/

作者:弗雷德里克 ·威廉 ·恩格达尔

Frederic William Engdahl是战略风险顾问、和讲师。他拥有普林斯顿大学的政治学位,是石油和地缘政治方面的畅销书作家,专为在线杂志“新东方观”撰稿,他是全球化研究中心、和《毁灭的种子:基因操纵的隐藏议程.》的作者。

相关文章:

前克格勃间谍 :“我们创造了——解放神学!”

Covid-19为社会的伟大重置:新世界秩序——提供“掩护”!——Expat Gal

如果多给10年, 撒旦控制的“人工智能”就会控制整个的地球 ——Jeff Byerly

人类的“博格化”!科学论文记录:用于人类控制论生物电路接口和控制系统的“自组装磁性纳米系统”,包括“DNA水凝胶”技术——Mike Adams

堕落天使科技,行尸走肉,兽的形像!混合物种将不再拥有一个魂——Elizabeth Marie

外星人恶魔技术,将在美洲土地上获得验证?——Polox

俄罗斯总统普京:方济各不是一个天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