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原创: 美国 Nameless  无名译者

     【Carrie Madej 凯丽 ·玛黛】博士是佐治亚州麦克唐纳市整骨疗法内科医生,在医疗领域有超过19年从业经验。本文呈现她近期信息的两则,其中一则是她向全球发出的有关新型疫苗的警告,另一则是就同一话题与另一位医生的对话。

      从1.0版本的人到2.0版本的人,这是什么意思?这与transhumanism超人类主义(使人转换到所谓“更高”版本)有关,意味着,将人与人工智能相结合(混合),类似在矩阵中的情形(电影《黑客帝国 Matrix(矩阵)》)——能够拥有某些“超能力”,例如,想到什么,那事就(在矩阵世界)发生;或甚至同时在物理世界拥有超人般的能力——或许有人以为这很酷。

我自己曾以为,这种科幻理念,距离现实的实现,还有很多年。然而,这个理念,已经开始实施在现实中。我们已需要就此作出一个决定。

      我发现了这一点,是因着 调查新冠疫苗,所以现在,这是我对全世界的一个警告。仔细看了其技术细节和成因,它几乎让我感到害怕。(当然,作为基督徒,没有必要害怕。)

      你需要在这方面收到很详尽的信息,因为,这种新疫苗丝毫不像我们就有的疫苗。它是非常不同的,而且是彻底的针对人类的实验!而且透过它而推介的技术,可迅速改变我们的所是、我们的生活。

      下面这些名字你很可能知道:Elon Musk(伊隆 ·马斯克),SpaceX和特斯拉汽车公司的创始人;以及,Ray Kurzweil(雷· 克兹韦尔), 谷歌上的一个大人物(自称未来学家)。

      这些人自称是“超人类主义者”,他们认为我们应该“升级”到“2.0版的人类”,而且大力推广相关的理念。这方面还有其他的名字可查,你可以自己做些功课。

      不过,最简单的办法,是告诉你与新型疫苗有关的一些基本原理。

      例如,Moderna(莫德纳),是在前线研究新冠疫苗的公司之一。Moderna是哈佛大学出身的一位叫做【Derek Rossi】的人创立的,这位研究者,成功地取一些 更改过的RNA,将其植入某身体中的干细胞,从而得以为干细胞重新“编程”。——事实上,这么做,改变了基因。所以,他实际上证明了,可以通过使用改变了的RNA,来改变某物(动物、人)的基因。于是,他们基于这个很新的理念创立了Moderna公司(Mod – modified,改变的,rna – RNA)。事实上,这个公司以前从来没有为任何人制造过疫苗或药物。这次研发新冠疫苗,是他们第一次转向人类。

      你必须知晓,最近Moderna(莫德纳)之所以频频出现在新闻中,是因为他们的疫苗研究过分急于求成了——它迅速地从第一阶段过度到了第二阶段,而它开始实验这新型疫苗仅从今年五月至今——这是匪夷所思的,通常,好的疫苗研究要花上10-15年,如今有人说,五年就可以。但,他们这次却是在一年之内。在这急促过程中,他们如何保证安全、并提供我们所需要的精确数据?

      而且,在第二阶段,只用了45个人来试。那些接受了高剂量疫苗的人,全部出现了系统性的副作用;低剂量的,80%出现了系统性的副作用。——这还不算长期副作用,因为我们需要等候多年——才能观察出长期后果。

      不过,基于过去在动物身上的这类试验,我们可以猜想:接种这疫苗的人很可能会有更高的癌症风险,更多的被压抑(沉默、失效)的基因,以及增强的自身免疫反应。

      例如,当把这类疫苗试验在白鼬身上时,人们发现,白鼬产生了过度免疫反应——这类疫苗实际上伤害了白鼬,导致它产生更多的肺肿、更多的肺液,甚至肝也出了问题。这类疫苗实际上伤害了它们。所以说,反响并不好。这些是长期副作用。它们也很可能体现在人的身上。不过,我们尚未掌握人体在这方面的数据。所以说,这疫苗是很有风险的。

      还有,他们打算如何施用这疫苗?他们用到的是MIT(麻省理工学院)研发的微针平台(microneedle platform)。他们说微针平台技术便于迅速地大量生产、大量投放,所以,它们打算使用这种方式,来迅速生产千百万(甚至更多)的疫苗。

      这种“微针平台”所携带的疫苗,也可以由使用者 轻松地自行施用。它看起来会像你从药店买的创口贴,可以从亚马逊或其他快递途径寄到你的地址。你把产品从包装里面取出来,把那一片(类似创口贴形状的东西)贴在手上,然后撕掉表层膜,这样,你就已经接种了这新型疫苗。

      这怎么可能呢?

      原理是这样的:在这小小的“创口贴”里面,有着许多微细的针状体,它们是依照 毒蛇的尖牙 设计的。也就是说,这些微针,可以看作是一个个的小“蛇咬”。他们说,你不会感到什么疼痛。

      在这些小微针里面,有着水凝胶(hydrogel),而在这水凝胶里面,有着【路西弗瑞斯】酶(Luciferase enzyme),以及疫苗本身。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首先,(如果施用了这类疫苗),你得到的不是改变了的DNA、就是改变了的RNA。就拿Moderna(莫德纳)疫苗来说,它是Modified RNA,即,改变了的RNA。

      通过那些类似“蛇咬”的微针,有 人工合成的RNA片段(synthetic RNA)作为密码进入你的细胞膜,或人工合成的DNA片段作为密码进入你的细胞核——使你的身体开始阅读它、转译它,从而自行合成更多的 病毒(片段)。为什么要在身体里面合成病毒?理念是,当你的身体习惯于看到这种病毒后,就更了解如何对付它,那么将来遇见这病毒的时候,会有更好的免疫反应。

      问题是,他们在用的技术称为transfection(转染),而转染技术,是用来生产 转基因蔬果的——也就是那些基因被改变的蔬果,我们都知道,它们并不像未被改变基因的蔬果那样健康。所以,可以推测,如果我们变成转基因人类,我们的身体也将不那么健康。毕竟,对此尚无可供参考的长期科研数据。将“转染”用于人类,是很夸张的。至少,那些被转基因的动物,它们的寿命都很短,并没有能正常地生活。——但是有一点很清楚,就算接种疫苗后人们出现严重后果,根据法律规定,无法追究疫苗公司的责任,而且,这些公司一定会归咎于病毒,说是病毒太厉害了,导致人们出了问题。

      那些疫苗生产者(那些公司)宣称,这将不会改变我们的基因。但这个说法是不靠谱的,是虚假的。

因为,既然转染技术可用于改变其他有机体(蔬果等等)的基因,凭什么认为它不会对人产生同样的作用?

      如果你查看transfection(转染)的定义,它会告诉你:“它可以造成细胞内暂时的改变,或,稳定地录入宿主基因组,如此稳定,以致,随着宿主基因的复制而复制——表示,永久存留,化为宿主基因的一部分。”

      ——那些公司恰恰强调这疫苗对我们基因的作用会是“暂时”的,但,它也很可能是永久的——这恰恰是我们面临的风险。而诚实地说,接下来的多年,我们都无法知晓,它究竟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所以,这里已经出现了可以改变我们基因组的东西。

      还有,既然它改变我们的基因,我们需要知道,它究竟是怎样地改变我们的基因?要知道,这疫苗推介入我们身体的是人工合成的RNA或DNA片段,不是自然的。

      根据(美国)最高法院对于合成基因的裁决,合成基因(片段)是可以申请专利的,那么就出现了专利所有人(拥有这专利的人)。这是否意味着,如果这些疫苗进入我们的身体(从而进入我们的基因组),那么,参与研发这些疫苗的人或机构——Moderna(莫德纳)、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或国防部等,就通过专利所有权而拥有了我们的一部分基因?!

      这是有可能的,你需要知道这一点。而这只是这个微针释药平台的一个方面。

      另一个方面是:luciferase enzyme(路西弗瑞斯 酶)。luciferase路西弗瑞斯是他们申请的专利名称。之所以称为 luciferase是因为它有生物发光性能,它能发光,这都是在你皮肤底下,你的肉眼是看不见的。为什么用到这个酶?因为,他们想要确保你被接种了这疫苗。他们将不信赖医学记录,他们必须亲眼(通过机器)看到你的皮肤下面有这发光体才确信 你的基因已经被成功改变。

      当你得到了这个酶以后,如果用iphone某app照射皮肤上那特别的区域,就会出现一个独有的数字或条形码或某种数码模式,总之,是用以表示 你的确成功接种了这个疫苗。——这系统不单存储你的疫苗记录,而且给你分配一个身份(ID)——一个数字,一个条形码,一个牌子,一个纹身,凡此种种,不管你如何称呼它,都是同一回事——你成了一个产品

      第三个方面是,hydrogel(水凝胶)。水凝胶实际上是DARPA(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发明,DARPA实际上是五角大楼国防部的一个分支部门,总是推出一些具有“科幻”色彩的研究成果。

      在水凝胶包裹下,进入你体内的微型物不会受到你的身体的排斥

      Hydrogel(水凝胶)属于纳米科技。许多纳米机器人可由此进入你的身体进行各类合成、拆解、重组。既然是机器人,它能与人工智能相联合。这意味着,它一旦进入我们的身体,就可以从我们的身体收集数据,并与手机、与“云”相关联。一旦实现这关联,就是一年365天无休无止的连接,而且,想一想,这立刻就剥夺了我们的隐私、我们的自主权、我们的自由。

      它可以收集你的血糖值、含氧量、血压,听起来不错?但它也可以识别你的情感、你的大姨妈、你所服用的药物、吃下的营养——它几乎可以看见你体内所发生的一切。

      而所有这些信息都流向哪里?谁在保护这些信息?他们用它来做什么?这都是很严肃的事。

      关于这纳米技术的另一方面是,它在你体内可以收集数据发送出去,同时,也可以接收信息。那么,会回到身体里面的是什么信息?它是否会影响我们的情绪、我们的行为、我们的思想,甚至我们的回忆?而且,既然我们的身体已经与手机、云、互联网、数据库关联,那么黑客可以闯入,可以窃听我们的谈话……如果暗中观察的政.府不喜欢我们所做的事,会有什么后果?如果你还没有看过《黑客帝国MATRIX》这部电影,我觉得你该看一看,里面有一些的真相。

      总之,关于新型疫苗,我看到这许多不对的事情。而主流媒体却没有告诉我们这边。我感觉到,当这些疫苗公司说它们不会影响我们的基因时,他们是在赤裸裸地向我们说谎。因为,他们所使用的这一切技术,是绝对可以影响(改变)我们的基因的。

      真的鼓励您自己去做相关的调查研究。我们需要搞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想要从1.0版本的人变成2.0版本的人(实际上是 非人)。这些疫苗后面有一些很大的名头,例如,美国国防部,以及DARPA(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并且几乎所有疫苗背后都有“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比尔·盖茨】来自提倡优生学的家庭,认为全球人口应该减少 ——他公开发表讲话说,应该用“好的疫苗”达成减少10-15%的人口。那么,谁该留下,谁该消失?他又有什么资格作这类决定?他并没有医学背景,也没有科研背景,更不是医生,不过是个软件技术员而已。

      我们必须了解,这些疫苗研发背后,是谁在获益?比尔盖茨这一切行动背后的动机是什么?令人警觉的是,DARPA(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和比尔盖茨都对 “基因驱动”技术(‘Gene Drive’ Technology),或称,“基因灭绝”技术(’Gene Extinction’ Technology) 非常感兴趣。而这恰恰似乎就是这些新型疫苗的动机。

      通过使用基因改变的技术,例如使用转染技术,人的确可以灭绝地球上的某些物种。例如,他们正在提议将次技术用于灭绝非洲的蚊子,但是,我们的物质世界是一个微妙的生态系统。谁能决定哪个物种该消失?若灭绝一个物种,会影响整个的生态系统。这是非常微妙的。而且,这由谁决定?

      如果我们会对某个动物或昆虫物种这么做,我们也可以做到人身上。恰恰是这些想要灭绝某些物种的机构、个人,在研发这些新型疫苗。你能将你的健康、你的家庭托付他们吗?你能信赖他们吗?而且,他们在急迫地将其投入大量生产动机究竟是什么?我们真的需要想一想。

      可以说,现阶段的新型疫苗施用,都是在拿大众做实验。根据法律,就算出了问题,你无法起诉他们,而且他们依然赚得盆满钵满。所以,他们实际上并不打算进行稳妥、安全的研究。

      还有,一项《紧急预备法案》使他们可以给我们强制接种疫苗,但如果有 有效的治疗方法,他们就不能将疫苗强加给大众。我想告诉您,世界各地有医生们因为发现对新冠的有效治疗方法而受到封锁打压。因为,只要有真实可靠的治疗方法,他们就无法以新冠为借口来强制施用这疫苗。

      所以,研发、推广这疫苗的动机,究竟是什么?真的是为大众的健康着想?作为一位医生(一位医学博士),我丝毫看不出这如何能够有益于大众的健康。所以,这背后有一个秘密动机、一个秘密计划。越调查,越明显。

      你真的想“升级”到2.0版本的人类吗?所谓“超人类”,已不单是电影中的幻想,而是实在面临的危机。

      我们需要联合起来,发出合一的声音。因为,将健康托付给权位者来掌控,对我们没有好处。但联合起来,我们就可以发出强大的声音。

鼓励你进行认真的调查研究、批判性的思考,组团去告诉你所在的州的立法者,告诉他们:不,我们拒绝这些想要施行在人类身上的实验,拒绝侵犯隐私,拒绝封锁自由、真理的声音。我们是尊贵的有着主权的人类灵魂,而我们需要夺回我们的权利。

      两天前,Carrie凯丽博士开始受到油管(Youtube)的封锁打压。她的往期youtube视频已全部消失。

.

      下面是她受访于kla.tv的新视频(与另一位医生的对话,大部分内容已整合进上文,下面仅列出个别附加的要点)

      疫苗、身份、数据的结合,并非科幻,而是已然在近两年在非洲一些地区的成人和儿童身上进行了实验。参与者有比尔盖茨GAVI疫苗联盟,TrustStamp(信赖印章公司),以及Mastercard信用卡公司。

      新型疫苗中的luciferase(路西弗瑞斯)专利号刻意含有……060606,不难联想到《启示录》中关于兽印的警告我是神的孩子,我相信耶稣基督。我也知道有人是撒但教徒,他们拜撒但,而且总喜欢在做事的时候用“符号”来表明他们在做什么。这其中的原因,远超物质界的范畴。用666和“路西弗”来为专利命名,绝非偶然。

      而且,为什么这现象遍布全球?可见,它不单是某一国的腐败所致。

      如果你深入看疫苗,尤其新型疫苗,到处是盖茨的名字,他通过这些疫苗从我们获益。他在非洲和印度有一件事广为人知——已经因疫苗而导致大约五十万儿童瘫痪或死亡。尽管他没有事先告诉他们——就做了这恶,他依然大行其道。他对他们都说了谎。凭什么以为他对我们不会这么做?

      而且他相信人口应该大大减少,他来自提倡种族灭绝的家族,认为我们有太多人了,他想除掉我们,并已经在很多场合以各种方式表达了这个意图。而且他不是科学家,不是医学家,不是流行病学家。我们为何赋予他这些权利?

      我个人不会接受任何的疫苗,包括普通的流感疫苗。因为,他们往其中加入了尚未被测试(以便验证是否安全)的成分。人们做过这样的实验:那些接种了流感疫苗的人,当他们接触到非典病菌、猪瘟病毒或新冠病毒时,身体的反应比没有接种流感疫苗的人更糟糕。——所以我个人根本不信赖疫苗。有研究表明,疫苗是不可信赖的。直到有独立的国际科学家、医学家证明疫苗的安全有效性,我不会信赖任何疫苗。

(视频要点完毕)

      2020年9月,BeforeIt’sNews(在成为新闻之前)网站发布英文报道:《试种疫苗者惊呼:“他们杀了神!我再也感觉不到神了!我的灵魂死了”》。(文址https://beforeitsnews.com/prophe … t-read-2514214.html

      文中所及,正是新冠疫苗的一种,由阿斯利康(Astra Zeneca)公司制造。在第二位英国试种者发出上述惊呼后,他们并没有立刻通知大众,也没有立刻通知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将问题告知了投资者,但直到该信息被泄漏并由STAT(专注于医学和健康领域的报道)报告后,才公开讨论。

于2020-11-24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g5NTEyMzEzMA==&mid=2247493163&idx=1&sn=2a00d11933c6fdc96b79fef9dadc355a&chksm=c0178dfef76004e82e66d0392b8744163f0f97cb4ab3d383c98fb998670cfcb349aa759e2278&scene=132#wechat_redirect

为了掌握我们所处局势的严重性!并理解原因,我们需要回顾历史,回顾这一天曾经被预测,显然已经计划、并已经创建的时代。  

这是一个清晰的例子: 

————雅克·阿塔里(Jacques Attali)是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Mitterrand)(法国前总统)的顾问,于1981年写道:  

“将来,这将是寻找减少人口数量的方法的问题。我们将从老人开始,因为一旦他超过60-65岁,他的寿命就比他的生产寿命长,这将给社会带来沉重的代价。  

然后是弱者,然后是无用的人,他们对社会没有任何贡献,因为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愚蠢的人。  

安乐死针对这些群体;在任何情况下,安乐死都必须成为我们未来社会的重要工具。  

当然,我们将无法处决人、或组织营地。让他们相信这是对他们自己的好处,我们将摆脱他们。  

人口太大,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必要的,从经济上讲太昂贵了。从社会的角度来看,人机突然停止而不是逐渐恶化也要好得多。  

可以想象,我们将无法通过数以百万计的人的智力测验!  

我们会发现或导致某事;针对某些人的大流行,是否发生真正的经济危机,是否会影响老年人或老年人的病毒,都没有关系,弱者和恐惧者会屈服。  

愚蠢的人会相信、并要求接受治疗。我们会精心安排治疗方案,这将是解决方案。  

因此,白痴的选择将自己完成:他们将独自去屠宰场。“

————该片段摘自他于2006年在法国出版的《未来简史》一书。  

.

相关文章:

百多年前,鲁道夫·施泰纳(Rudolf Steiner)写道:“将来,我们将用药物消灭灵魂!”——是被魔鬼迷控心思?还是撒旦教徒?

堕落天使正在攻击——神给人类的基因设计,并企图去改变它!渴望从地球上移除“神的形像”——Glynda Lomax

Holy Spirit Wind-Jeff Byerly:耶稣:撒旦想用药剂把人类都改变成它们的形像,并清除掉神的形像

全球主义者想用“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新世界秩序”!——Loveth Nwokeohuru

疫苗:多个来源的21个警告!——Christian Robert

461. 邪恶计划:一个新的全球性疫苗接种,这将在全世界制造疾病!

579. 法蒂玛预言已开始实现!将引进全球性疫苗注射,如果接受它,将会被杀死

391. 圣母玛利亚:灵魂争夺战加剧!世界即将经历——最后的变迁

斯洛伐克国医院实验室揭秘:COVID-19 PCR测试棉签的内幕!——James Bai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