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2021 年 6 月 28 日,星期一,作者:Lance D Johnson

【注: 关于刺突蛋白的相关国际认知:

由疫苗先驱乔纳斯 · 索尔克(Jonas Salk)建立的,享有声望的索尔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撰写科学文章,揭示了SARS-CoV-2刺突蛋白实际上是造成冠状病毒患者、和接受冠状病毒疫苗者血管损伤的原因促进中风、心脏病发作、偏头痛、血栓和其他有害反应,这些已经导致数千美国人死亡。

至关重要的是,西方正广泛使用的所有四个covid疫苗品牌(辉瑞疫苗、阿斯利康疫苗、强生疫苗、Moderna疫苗),要么向患者注射刺突蛋白,要么通过mRNA技术——指导患者自己的身体制造刺突蛋白,并将其释放到自己的血液之中。冠状病毒疫苗产生的合成”刺突”蛋白质——不仅能危害女性的生殖器官还能伤害男性的生殖器官

加拿大疫苗专家Byram Bridle(拜拉姆· 布里德尔)博士解释说:最近已发现的关键信息,以刺突蛋白为中心!刺突蛋白是SARS-CoV-2病毒和COVID-19疫苗的关键元素。通过最前沿的、经过同行评议的科学,我们已经更多地了解到与刺突蛋白和COVID-19疫苗有关的许多问题。

“SARS-CoV-2在其表面有一个刺突蛋白,我们现在知道,刺突蛋白进入了血液循环。我们以为刺突蛋白是一种很好的靶抗原,我们却从来不知道这是一种毒素。因此,通过给人们接种疫苗,我们在无意中给人们接种了一种毒素。”

如果在体内循环,仅刺突蛋白——就几乎完全对心血管系统的损害承担责任。

由此,西方民间广泛质疑:借疫苗之名,用于实现 “削减世界人口至5亿人” 的世界富豪们的2030-2050目标计划!确实是有科学研究依据的。 】

.

自然新闻)来自 SARS-CoV-2 的工程化刺突蛋白,可以被一种每年从草坪上消灭的常见“杂草”阻止。德国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普通蒲公英(Taraxacum officinale可以阻止刺突蛋白与人肺和肾细胞中的 ACE2 细胞表面受体结合。从植物干叶中提取的水基蒲公英提取物对刺突蛋白 D614 和许多突变菌株有效,包括 D614G、N501Y、K417N 和 E484K。

蒲公英提取物可阻断 SARS CoV-2 刺突蛋白及其变体

研究人员使用从水基蒲公英提取物中提取的高分子量化合物,并在人类 HEK293-hACE2 肾细胞和 A549-hACE2-TMPRSS2 肺细胞中进行测试。蒲公英阻断了刺突蛋白的 S1 亚单位与人类 ACE2 细胞表面受体之间的蛋白质间相互作用。这种效应也适用于流通中主要变体的刺突蛋白突变,包括英国 (B.1.1.7)、南非 (B.1.351) 和巴西 (P.1) 变体。

蒲公英提取物,阻止了 SARS-CoV-2 尖峰假型慢病毒颗粒附着在肺细胞上,并阻止了一种称为白细胞介素 6 分泌的炎症过程。由于这项研究是在体外进行的,因此需要进一步的临床研究来了解蒲公英提取物是如何被人体生物系统吸收和利用的。

由于疫苗削弱了群体免疫力,天然草药——有望真正预防、获得更实质性的免疫力

尽管数百亿公共资金已投入实验性疫苗开发和宣传活动,但世界仍在与新的呼吸道感染作斗争,因为 SARS-CoV-2 被迫变异成不同的变种。没有证据表明冠状病毒可以从地球上根除,因此人类的适应将是未来必不可少的。

蒲公英提取物是有助于健康免疫反应的众多草药之一。更好的是,蒲公英提取物可以通过阻断刺突蛋白附着并导致病毒复制的精确通道来完全预防感染。

已经使用分子对接研究研究了其他天然化合物。Nobiletin 是一种从柑橘皮中分离出来的黄酮类化合物。新橙皮苷是橙皮素的衍生物,是一种黄烷酮糖苷,也存在于柑橘类水果中。甘草甜素从甘草根中提取的一种分子化合物。

所有这三种天然物质也会阻止刺突蛋白与 ACE2 受体结合。水醇石榴皮提取物可阻断 ACE2 受体处的刺突蛋白,功效为 74%。当其主要成分单独进行测试时,安石榴苷的有效率为 64%,鞣花酸的有效率为 36%。

这些天然化合物(连同蒲公英提取物)可以很容易地大规模生产、组合和部署,作为所有未来刺突蛋白变体的预防药物。

这些草药通常被认为是安全的,并且没有已知的蒲公英叶提取物过量的案例。根据欧洲植物疗法科学合作社的说法,蒲公英叶的推荐剂量为 4-10 克热水浸泡,每天最多 3 次

该研究的作者警告说:依赖疫苗——是有风险、和危险的! 不仅对个人健康、而且对群体免疫也是如此。

疫苗依赖——仅侧重于抗体增强并且被证明是一种具有短期效果的 “高风险干预措施

经常报告疫苗伤害。疫苗接种后的再次感染也很常见,因为疫苗会对原始工程化刺突蛋白施加压力以使其发生变异。

作者得出结论:“因此,如本文体外报道的,人类低毒性和对人类 ACE2 受体的五个相关尖峰突变的有效结合抑制等因素鼓励对铁锈菌在 SARS 中的有效性进行更深入的分析。 -CoV-2 预防,现在需要进一步确认临床证据。”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6-28-dandelion-leaf-extract-blocks-spike-proteins-binding-to-ace2-receptor.html

相关文章:

印度神童阿南德:分析印度2021年5月疫情失控……每日病例新增40万人的原因:以疫苗抵御病毒,是违背自然法则的方式!……全球经济将崩溃。

美国国内专家——针对美国mRNA疫苗,揭露内幕!

美国文章:松针茶——对当前“大流行”传染病有解毒作用!

研究报告:辉瑞mRNA疫苗已确认——可能引起神经退行性疾病!ALS,阿尔茨海默

COVID-19“疫苗”之相关历史秘密:自1966年起,所有开发呼吸道病毒疫苗的努力,都以灾难告终!用于人体试验的呼吸道病毒疫苗的开发,基本上已停顿了50多年。——James Bailey

冠状病毒疫苗,国际疫苗行业的历史共识:抗体依赖性增强(ADE)——特洛伊木马机制!是历史上许多冠状病毒疫苗试验“失败”的主因—— Alet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