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与耶稣裹尸布对应的艾曼丽神视”——摘自艾曼丽修女神视录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b51c280101d9j5.html

【注:   揭秘了2千年前耶稣裹尸布成像的过程!是在众人包裹完成后,耶稣以神力立即显现在外层裹尸布上的,留给众人作信仰的标记!是耶稣灵魂与其尸身相通、仍拥有创造力的神性的证明!

……当耶稣大声呼喊,咽气之后,我看见耶稣的灵魂呈光明的人形,由天使护送,其中有嘉俾厄尔(加百列)天使,钻入十字架所在的地下。我看到耶稣的天主性(神性)与灵魂结合,同时也仍同十字架上悬挂着的尸身结合,这是怎样的,我不能予以表达。

我看到耶稣所去的地方,它好像分作三部份,又像三个世界,我感觉它是圆的,每一部分是一个单位,属于彼此分开的区域。恰在古圣所(候判所) 前,有一广阔和光明而愉快的地方,绿意盎然(我常常看到获赦免炼狱的灵魂,在上升天堂以前进入这里)。灵魂在古圣所中等候被救赎,古圣所则被包围着灰色的雾气,分成不同的区域。

救主身发大光,被天使凯旋式的率领着,在两个区域中间推进。左边的区域有人民领导者的灵魂,一直到亚巴郎(亚伯拉罕)为止,右边的则有从亚巴郎(亚伯拉罕)到洗者若翰(约翰)的灵魂。耶稣在这两个区域中间走过,他们不认识耶稣,可是大家都充满喜乐和炽热的希望,好像这种充满忧虑烦恼的渴望之地忽然间扩大了。救世主走过他们中间,像一阵沁人心脾的和风,又像光明和雨露,疾如飒飒金风。

主快速地由这两古域中间走到一个有依稀光亮的地方,我们的元祖父母,亚当和厄娃(夏娃)就在那儿,耶稣同他们谈话,亚当和厄娃(夏娃)则以不可言喻的高兴朝拜了主。

主的前行行列由原祖陪伴,如今向左边转,转到亚巴郎(亚伯拉罕)以前的上主子民领袖的古圣所,它是一种炼狱,因为在这儿那儿都有魔鬼,它们以很多方法来烦扰,折磨一部分的灵魂。天使敲门,要求进去,那里是入口,因为在那儿有进入二字,那儿是通路,是不关锁的门,来那儿要敲门,因为应当宣布来客的莅临。我好似听到天使喊叫,打开通路,打开门户,耶稣凯旋地进入恶魔躲到一边喊说:你与我们有什么相干,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现在要把我们钉死不成等等。天使把它们绑起来,赶它们往前走,此处的灵魂对耶稣只有一个模糊的观念,他们只是依稀地知道耶稣,但是当耶稣向他们明说:他是谁!他们即打破沉寂,马上唱起赞美曲与感恩歌。

现在主的灵魂又转到右边的区域,到本来的古圣所,在那儿,耶稣遇到善盗(右盗),有天使的仪仗队陪伴到亚巴郎(亚伯拉罕)的怀中,但是恶盗(左盗)则有魔鬼包围,被拖到地狱里。耶稣的灵魂给二盗说了几句话,继而有许多天使,许多被救赎的人陪伴,并有在第一区被驱逐的魔鬼尾随,同样来到了亚巴郎(亚伯拉罕)的怀中。

这一空间或区域,以我看来比前一个高,它好似一个人由堂院的地上爬升到圣堂内部,恶魔带着铁链挣扎,不愿进去,可是天使强令它们前行。

在这第二区域有一些以色列的圣贤,在左边有圣祖摩西,士师和皇帝,在右边有先知,耶稣的先人和主的亲戚,一直到雅敬和亚纳、约瑟、匝加利亚(撒迦利亚)、依撒伯尔(以利沙伯)和若翰(约翰)为止。

在这一区内没有魔鬼,也没有痛苦折磨,只有热望,渴望应许的实现!而今已经实现了。当他们问候并钦崇救主时,有说不出的幸福与喜乐,充满了他们的灵魂!魔鬼带着脚镣,被迫在人前承认羞辱的失败。

有许多人灵被遣到世间,在坟墓中结合他们的身体,并在肉身内给主作可见的见证——正在那时,有许多死者由耶路撒冷的墓园中复活起来!

现在我看到救主的凯旋行列进入另一天地,该地比前一地略低,这是虔诚的教外人的居所,他们有真理的一些预感,而热切地渴望真理。那是炼狱,一个受净化的地方,在这儿有魔鬼,因为我看到了几个偶像,我看到魔鬼被迫承认它们所施展的骗术,我看到真福的灵魂用喜乐的动人的表现恭敬救主,魔鬼在这儿也被天使用铁链绑起来,被驱使前行。

这样,我看到救主急速地走过这很多的地方,把拘留在里边的灵魂释放,耶稣做了其他很多事情!可是照我现在这可怜的情况,我不能知以述说。

最后,我看见耶稣面容庄重又严肃地走近了深渊的中心,即是地狱的本身。其形状照我看来,像是一处无限广大、可怕的黑石建筑,发着金属光泽,它的进门乃是用巨大、可怖的门子防护着,像其余的建筑物那么黑,配备着闩锁,引起人的恐惧感。

最可怕的咆哮、喊叫都听得清楚,当门子推开后,可怕的黑暗世界都映在眼前。一如我习惯在城的形象下看见天堂的耶路撒冷,在其中真福圣贤的居所,都像各式各样的宫殿,和充满奇花异果的田园,这一切都依照光荣的不同等级。 同样在此地,我也看到每件东西表现出另一世界之凶态,它的建筑物,露天场所,各种地方完全紧集密连,这一切都出于不幸,一切都是痛苦折磨

一如在真福圣贤的住所内,一切都充满无限安乐,永远谐和与满足。同样在这儿,由于永远的愤怒,分裂与失望表现出纷乱和畸形,怪状与不调和。一如在天上有无数的喜乐与崇敬的处所,在辉煌与明净方面,真有说不出的美好。同样,在这儿则有无数的漆黑牢狱,痛苦,诅咒和失望的山洞。在天堂上,有赏心悦目的奇妙田园,植满供给天上营养的仙果,但在这地狱内则有可怕的荒凉,充满折磨,痛苦以及所有引起厌恶,憎恨和恐怖的沼泽

我在此地看见庙宇,供桌,宫殿,宝座,田园,湖泊,溪川,这一切都由亵渎,仇恨,残暴,失望,羞辱,痛苦,刑讯所形成。但是在天堂里,一切都由祝福、爱情、谐和、高兴欢乐所构成。在这儿有受罚人的纷争,永远的分裂,在那里则有圣人的幸福团契。邪恶与不信的,所有根源都在这儿培养,并按照各种作为施以无数的惩罚与痛苦。

在这儿没有公正,没有带给平安的思想,对于上主公义难以承受的回忆,使许多下地狱的灵魂,陷入个人罪恶所招致的痛苦与烦恼中。在这儿里面和实际上所有的害怕之处,乃是罪恶暴露出原形,彰显出本质、本色与狂暴。罪恶像毒蛇,一旦在人心得势,它便会掉头来攻击他。

我看见在那儿也竖立起可怕的柱子,好给人造成恐怖与畏惧感,正像天国里的柱子,皆在启发人平和与永远心安理得的情绪,这一切都易明了,但是无法详尽地说明。

当天使用力地把门推开,人就目睹到那正在挣扎、亵渎、轻蔑、怒号、哭泣的人群,我看见耶稣给犹达斯(犹大)的灵魂说了几句话。有几位天使强迫许多魔鬼朝拜耶稣,因为,所有受造者都该认识并朝拜他!这为它们都构成非常可怕的痛苦。

有很多魔鬼站成圆圈,带着铁链,围绕着其他魔鬼,里边的魔鬼被外面的依次地绑着,在中间则是黑暗的深渊。路济弗尔(魔王撒旦)被投入其中,有浓烟黑雾在它周围升起来,这都由上主的定案使然。

我听到路济弗尔(露西弗、路西法)于公元2000年以前五六十年间(即创世6000年),要再获得一时的释放。

【注:此时,魔鬼将祸乱人间,1950-1970年左右正是暗信魔鬼的西方富人共济会大肆渗透、潜伏进天主教……推动天主教“大公会议”召开,更加走近世俗化与异教!同时,美国避孕药研发投产,美国色情泛滥、“性解放性自由思潮”开始向全世界传播……!是全世界开始产生某种动荡、混乱……的时期。】

我忘记了许多所告诉我的其他日期,有些别的魔鬼在路济弗尔(露西弗)以前被放出来好能惩罚并试探人类,我认为有的在我们今天已被放出,有的则在我们这时代以后不多时就要释放出来。凡是所指示给我的一切,我不能全都述说出来,因为太多了,我患病(头、手、肋、脚印显“耶稣五伤”)非常剧烈,一旦我想把这些事说出来,它们就要活跃在我的眼前,只这种情形,就足以致人于死了。

我也看到,被救赎的无数灵魂,离开了他们净化的地方,离开了古圣所,陪伴主的灵魂到天上的耶路撒冷以下的欢乐地方。就在此处,不久以前,我曾看到我去世的朋友——善盗的灵魂同其他的人进来,我也看到主照他的应许赏给善盗乐园。

我看到在这儿为使灵魂欢乐与兴奋,准备了天国的盛筵,这是在所赐的异象中,上主为要安慰我而指示给我的。

我不能确切地说这些事情的时间与存留多久,我也不能述说我所见所闻的,因为有些事情甚至我也不明白,其他的事情也会招致误解。

我看到耶稣在许多不同的地方,甚至在海上,似乎也要圣化并解救每一受造物,各处的邪魔都在耶稣面前逃遁到地狱里。继而,我看见主的灵魂拜访了世上许多地方,我看到主耶稣在哥耳哥达(各各他)下边的亚当的坟墓中,亚当和厄娃的灵魂来到那里,到主的跟前,耶稣同他们交谈。

我看到耶稣好似在地中,同始祖去四面八方,一个个地拜访先知的坟墓,他们的灵魂又进到肉体内。耶稣给他们讲了许多奥迹,然后,我看到耶稣同这队受选的人,其中有达味(大卫),去拜访主自己生活与受难的许多地方,给他们解释在那儿所发生的预表性事迹。
在其他的地方,我看到耶稣同这些灵魂在主受洗的地方,那儿曾发生了许多有深意的事迹,主全部给他们解释,我深受感动。我看到耶稣永远仁慈地,许可主自己受洗的恩典,为了对方的益处,流到他们身上。

我看到主的灵魂被这些幸福愉快的灵魂所包围,真有说不出的感动,耶稣发光照透黑暗的陆地,照透石头,穿过水与空气,轻轻地飘游在大地的表面!

这是我从充分和长期默想耶稣死后下降阴间,和沉思主释放先祖灵魂中,所能记得的少数几点,不过,除去那与时间有关的异象外,我看到了一项同永恒有关联的异象:它指示给我,耶稣对今日可怜的灵魂的大慈大悲。

我看到,在圣教会每年庆祝这一天(受难日)时,耶稣即垂顾炼狱,藉此许多灵魂获得释放,甚至今天圣周六在一次默观中,我看到主把几个在他被钉十字架时犯罪的灵魂,由受净化的地方释放出来,我看见今日所释放的许多灵魂,有几个我不认识,有几个我认识,不过我不能叫出他们的名字。

…………

圣母坐在地的大垫褥上,右膝稍为翘起,背部好像由垫子或卷在一齐的外套支持着。被单上耶稣的头枕在圣母微翘的膝上,身体躺在被单上。圣母搂耶稣在怀中,注视耶稣的伤口,她用双唇亲吻耶稣血污的双颊;玛达肋纳(抹大拉)则双颊伏在耶稣脚部。

男士们这期间退至山西南角小山洞的深处。在那儿,他们完成所有埋葬的准备,一切事情都安排就绪。加西伍(用铁矛刺穿耶稣胸肋者)和许多皈依主的士兵,都在相当远的地方站着。所有的坏人都回了城。现今在场的人都权充守卫,以阻止任何可能的人来打扰。有的人一听到召唤,即到处协助,递送各种东西。

妇女们以各种方式帮助,需要水壶、海绵、工具、香膏和香料时,则顺手递上来;当不需要时,她们则站在近处,留心看事情的进行。在这些人中,有马利亚克罗帕、撒罗默(所罗门)和物落尼加。而玛达肋纳(抹大拉)则常是在尸身周围忙来忙去。圣母的姐姐马利亚赫里是位老年的妇人,她坐在刑场之土墙上,默默地看着。

若望(约翰)一刻不闲地协助圣母,在男人与妇女中间跑来跑去。他现在帮助妇女们和男子们准备埋葬所用的各样东西。妇女们把皮制的水瓶打开,一齐压挤两侧,倒出里面的溶液,递给圣母和玛达肋纳(抹大拉)清水和新鲜海绵,用过的则塞入皮制的瓶子里。圣母很小心地打开儿子头上的茨冠,别人帮助她从耶稣的头上摘去,有的刺扎得很深,为避免摘茨冠时因妨碍着尖刺导致伤口扩大,她们先应将茨冠剪断。摘下的茨冠放置近铁钉处。

继而,圣母用一把圆形黄色的钳子,从圣伤里拔出长形的断刺和深入主之头内的尖刺,并给左右看。刺也都放在茨冠旁边,有的可能被保存起来,留作记念品。圣母给耶稣洗头洗面。用海绵浸湿头发和干掉的血。她用手指拿着海绵与一块布洗涤耶稣头上的血迹、棕色眼睛、鼻子和耳内之血。把一块布放在食指上清除半开的口、头、牙齿与双唇。她把所剩不多的头发分成三份,将两份分到头的两侧,第三份放在后边。前顶的头发梳洗后,把它在耳后磨平。头部完全清洁以后,圣母亲吻双颊,并用布盖起来。

然后,圣母转移到脖颈、两肩、胸前以及背部。双臂和扭曲的手充满了血迹,胸前的骨格以及所有的筋肉都错了位,并受到挫伤,由于僵化而无法调理。耶稣背粗重十字架的肩上已破损不堪,竟成了一块大伤。右肋显出长矛所造成的宽大伤痕,长矛已把心脏完全穿透了。圣母清洗伤口,玛达肋纳(抹大拉)跪着,在她跟前不停地帮忙。不过大部份的时间,玛达肋纳(抹大拉)都在耶稣的脚部,泪如泉涌地为主洗最后一次脚,继而用她的头发擦干(注意“脚”和被救赎者的关系)。

尸身青色中显露嫩白,就像除血的肉发出光泽。这里、那里呈现着瘀血斑痕,看来颇像红痣。红色的地方乃是皮肉受破坏的地方。洗好的部分,圣母都用布盖好。然后再开始用香料敷伤,先从头部的伤痕着手。妇女们轮流跪在圣母身边,递给她一个箱子。她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从箱子里取出像软膏的东西,或是珍贵的药膏。擦满手掌,敷抹所有的伤痕。她在头发上也抹上一些。

继而,用药膏或芬芳的香料注满铁钉所造成的大伤。耳朵、鼻子和耶稣肋膀的圣伤也同样注满药物香料。玛达肋纳((抹大拉))一直在耶稣足部忙碌,她一再地揩拭和敷抹,不过只是用眼泪滴湿。她常常久跪,脸部紧贴在主的脚上。

我看到用过的水,她们不泼掉,而是灌入皮制的瓶子里,海绵也塞到里边。不止一次,我看到几个人——加西伍,或其他军人,用妇女们带来的皮制瓶子和水壶提清水来。他们是由基红(gihon)的井内汲水,该处很近,从墓园里可以看到。

圣母敷抹所有的伤后,用布把头部包好,面巾搭在头巾上而没有拉下来。她用轻柔的挤压,把耶稣伤残一半的眼睛合起来,手在上边轻按一会儿,然后把主的口合上。她拥抱着儿子的尸身,脸贴在主的脸上哭着;玛达肋纳(抹大拉)的脸则贴在主的脚上。约瑟和尼苛德摩(尼哥德慕)在远处已经等候了一时,若望(约翰)便走近圣母跟前,要求她许可进行埋葬的准备,因为安息日已临近了。圣母又紧紧地拥抱儿子一次,以动人的话与主作别,当时尸身仍在圣母怀中的被单上,人们用它来把尸身抬起,到下边作埋葬准备的地方。

圣母蒙着头,靠近妇女们的怀中。玛达肋纳(抹大拉)伸着手,在尸体后情不自禁地追赶了几步。但不久,她也回到圣母身边。人们把耶稣的尸身由加尔瓦略山顶运到下边山侧的一个山洞内,在此儿有一美丽的平滑石头,就是在此地,男人们准备了敷尸的地方。我开始看到有一块网状细工麻布,看似用尖锐的工具刺了孔,大小如同我们此处斋期诏告牌,它在封斋期挂在圣堂中。(该牌是一块刺绣,上有耶稣圣伤和受难刑具图案,挂在大祭台前或稍后边)。

我看到另一幅布也打开了,他们把主的尸体放在那一块布上,而用另一幅来遮盖。尼苛德摩(尼哥德慕)和约瑟都跪下来,在这上幅麻布的覆盖下,他们把卸尸时从膝至臀所捆绑的那幅宽带,由耶稣下体松下来。他们把耶稣受钉前最后关头,鞠父约瑟(圣母之夫)的侄子约纳堂(约拿单)匆匆拿来的遮腰布也除掉。这样,他们小心谨慎地在那块覆盖尸首的布下,用海绵洗擦尸体的下部。

继而,他们把宽带放在尸身和膝部下边,将尸身提高(这时尸体仍用布覆盖着)。背部也没有翻身就照以上方式处理了。他们清洗主的身体,一直到海绵所挤出的水都清澈为止。以后,他们把没药水洒遍全身。我看到他们放下尸体,必恭必敬地用手把它都舒展开。因为耶稣死时身体在十字架上呈下垂之姿。膝部弯曲,变成一种僵硬的姿势。

在臂下他们放了一幅宽带,有一厄尔(约一米)宽,三厄尔长。由膝到腰装满成束的药草,和像线般的卷曲精美的植物,看似番红花。然后遍体再撒上香粉,这是尼苛德摩(尼哥德慕)用箱子带来的。(这样成束的药草,我在天堂的宴席上屡次看到,它们放在小小的鹅黄带蓝边的盘子里。)其次,他们把那宽带紧紧地绑好整个部位,把一端由两下肢间拉上来,塞在那缠腰的带子下,紧紧束牢。然后他们膏抹大腿伤痕,漫撒上香料,在两肢间一直到脚部放上成束的药草,由脚以上都用布缠起来。

若望(约翰)又带着圣母和妇女,去耶稣遗体那里。圣母跪在耶稣头部前,把克劳雅普劳克拉(比拉多妻子)所赠的、挂在她外套下脖颈间的美丽围巾拿下来,放在她爱子的头下。然后,她和妇女把药草(有的像线一般的美丽植物)和上边所提到的珍贵香粉(这一切都是圣母小心地捆绑在那美观的围巾内),填满两肩和头部间、脖子周围,一直到两颊中间的空隙。

玛达肋纳(抹大拉)把一小瓶珍贵的香液一股脑儿倒在耶稣肋膀的圣伤内,其他的妇女则把香草放在主的手中、脚部的周围与脚底。然后,男子们用芬芳的香料放在心口窝,填满腋下及身体其他部份。使耶稣僵硬的手交叉在胸前,用一宽大的白被单缠裹胸部的整个部位,似婴儿裹着襁褓一般。继而他们把另一宽带的一端系在腋下,绕着两肩、双手、头部,往下绕着整个尸身缠好,一直到外观像木乃伊为止。

最后,他们把主的尸身放在一幅大被单上,长约六厄尔(六米),是约瑟买来的,把尸身包得紧紧的。尸身与被单呈十字形地放在上面,然后把一角由脚部摺至胸部,对面的一角则摺叠到头部和两肩,两侧角把整个的人双层裹起来。

当所有的人跪在主的尸体周围,哭哭啼啼地行告别礼时,动人心弦的奇迹发生在他们眼前——耶稣尸身完整形象会同圣伤都出现了!有如用红黄的彩色绘在盖身的殓布上!

他似乎感激地赏报他们对他一切的爱心照顾,并由衷地答谢他们的忧苦,透过所有的包扎殓布,把自己的像印在外面,留给他们作纪念!他们于是痛哭、哀号,拥抱尸体,并必恭必敬地亲吻那奇妙的人像! 他们感到非常惊讶,竟致打开了外面的殓布,一旦他们发现所有围绕尸身的包扎带都像以前的洁白,仅有最上的一层布显出了主的面容。他们的惊讶越发地增大了。

尸身所躺卧的那一边的布,也印上了主的整个的背后!盖尸的两端布头印上了前边的肖像。为作成完美无缺的形象,前面的各部份(布)需拼在一起,因为几个布角都交叠在前边的身体上。人像不是纯然由流血的伤口所形成,因为整个的身体完全紧紧地裹在香料与许多层包扎带里,那是一幅奇妙的像,是耶稣身体内有创造力的神性的证明!

我看见同这神圣殓布以后的历史有关的许多事情,但是我不能有条不紊地回忆起来。在耶稣复活后,它同其他的布都到了耶稣朋友的手中。一次我看见有一人开始旅行时,把它挂在胳膊上;第二次我看到它在犹太人手中。我也看到它长久地保存在各地教友的手中。有一次,人们为它及其归属问题起了争论,于是把神圣的布投入火中,不过它奇妙地由火中跃起,飞腾到教友的手中

在圣人们祈祷下,有三张背后和前部摺叠所形成的图像又“印制”出来。此布由于同教会原有的隆重意向接触,而成了圣物,它们甚至显了大奇迹。我曾看到原像有几破损,有几分撕裂,被一些亚洲的非公教的基督徒所供奉。我已忘记城市的名字,它位于广大的地方,离三王(朝拜小耶稣的东方三博士)的家乡不远。在这些异象中,我也看到该像同都灵(意大利一个小市镇)、法国和教宗克勉一世(Pope ClememtⅠ)有些关联,并同皇帝台比留(Tiberius)有瓜葛,他在耶稣死后五年去世。但我忘记了事由。

………………
物落尼加(十字架苦路中为跌倒的耶稣送酒递帕者)拥有印着耶稣面容的手帕,她常把手帕随身携带,睡时又把它悬在床头。在她死后,妇女们把它给了圣母。透过使徒,最后又传到教会之中。耶稣升天后第三年,罗马皇帝打发公职人员到耶京,搜集同耶稣死而复活有关联的传闻证据,于是把物落尼加也带到罗马。我看到物落尼加除了带着头巾(手帕)外,还带着耶稣坟墓上的殓布。她把头巾在皇帝前打开,那是一条狭长的布料(她曾一度当头巾围在头上和脖子上)。耶稣的面容印像在头巾的一端,当她在皇帝前展示头巾时,她一只手还紧握着整条的布。

耶稣的面容是不清晰的黑像,因为那是圣血印上的,它又比画像宽,因为耶稣曾把该巾完全地按在面上。在物落尼加所带的另一幅布上,我看见印有耶稣身体受鞭刑的像,我想那是一幅耶稣被埋葬前在上边洗身时所留下的像。我没有看到这些布对皇帝产生任何有形影响,或是他曾用手摸过它们,不过,他只注视着布就得了痊愈

皇帝愿留物落尼加在罗马,但她只希望回耶路撒冷。在耶京教难中,拉撒路和两位妹妹(马大和玛达肋纳)被充军;物落尼加同妇女们逃难,但被捕,关在牢狱内饿毙而殉道了。……坟墓的外观颇不调和,凿成墓穴的岩石处于一端,完全为野草所掩埋,墓前则由树做成的篱笆所保护。墓内进门处有一个用木桩做的栅门,门上是用铁钉钉牢的长木杆。
在墓园的外边,并在墓穴的右边长着几棵棕榈树,其它的植物主要是灌木、花卉和香草。我看到前进队列停止在进门处,除去几条木杆,把门打开。这些木杆以后充作杠杆,用以滚开墓门口的大石。在到达大石前,他们把担架上的盖布撤走,把尸身抬起来,放在已铺好麻布的一块狭木板上。尼苛德摩(尼哥德慕)和约瑟抬木板的一端,其他二人抬着较高的一端。墓穴是全新的,已被尼苛德摩(尼哥德慕)的仆人清洁干净,并薰过香草,显得非常雅致,装饰着美丽的雕刻遮檐。

放尸首的地方头部宽,脚下窄,那是照着尸体的包扎带和殓布的形状开凿的,头部和脚部稍高。妇女们坐在墓门对面的椅上,有四个人抬着主的尸身走进去,放下,把芬芳的香料撒在墓床上,上边铺上一层布,把尸身放在墓床上,布悬挂在尸首上。他们流着眼泪拥抱尸身,表达着对耶稣的爱,然后离开山洞。圣母现在进去了,我看见她坐在墓的前端,离地有两尺高的地方。她伏下身子,在耶稣的尸体上痛哭一番。当她离开坟穴,玛达肋纳(抹大拉)急忙带着鲜花、树枝进去,那是她在园中采来的。现在她把这些都放在尸身上,她绞扭着双手,流泪叹息,拥抱耶稣的脚。当外边的人警告她“现在已是关门的时候了”,她才回到妇女群中。
男人们把悬在墓侧的布拿下,摺叠着放在尸身旁,继而,把一幅褐色的被单盖在上面。最后,他们把像黄铜或青铜的褐色门关闭好。门在外边有一直闩,与一横闩交叉,看来像十字架,用来锁牢两扇门。仍在外边放着的大石,形状就像大箱子或是坟墓,大小足可使一人全身躺在上面。它非常之重,人们用门上拿下的木杆把它滚到关锁好的墓门前,外边的门则用轻便的柳门来关锁。

这一切都是在墓穴内火把之下进行的,因为里边黑暗无光。埋葬主时,我看到有几个人在墓园和加尔瓦略山上附近窥探,看来恐惧忧愁,我想那是门徒。他们在听过阿卜纳达报告事情的发展以后,冒险走出了他们的藏身地,来到墓园附近,他们现在像是回转的样子。

……我看见圣尸裹在殓布里,正像它被放在石床上的时候一般,它周围有灿烂的光芒,在埋葬后,有两个天使以出神朝拜的姿态,护守着圣洁的遗体,一个在头部,一个在脚部,他们看来颇像祭司,他们所表现的态度,交叉在胸前的双臂,使我想起约柜上的革鲁宾(基路伯),只是没有翅膀而已。整个的坟墓,特别是主安息的地方,使我明显地想起约柜在历史中的不同时期。

天使的光临守候,在某种程度下加西伍也看得到——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伫立着,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坟墓的两扇门。

现在我看到耶稣的圣身灵魂同被释放的古圣祖的灵魂,透过严石,进入墓内,他指示给他们在他蒙难的身体上所有被虐待的痕迹。

包扎带和殓布好像已除去,因为我看见圣尸遍体鳞伤,耶稣那内在的神性好像很奇妙地把圣身所受的残酷击伤与殉道痛苦,毫不隐藏地展现在众灵魂之前。以我看来,圣身像是完全透明,最内部的每部分都暴露在眼前,它的创伤,它的损害与痛楚,甚至能看到极底,那些灵魂以无言的尊敬注视着,好像由于同情心呜咽、哭泣起来。

其次的异象很奥妙,我无法以可领会的方式和盘地描述出来——那好像是耶稣的灵魂虽然没有完全与肉身结合,而恢复圣身的生命,但是他在肉身内并同肉身一齐被运出坟墓两位膜拜的天使抬起受苦的身体,不是以直立的姿势,而是恰如躺在坟墓中的情形,飘逸到天堂!当他们经过时,岩石震动。

继而,我好像看到耶稣站在两边排列的无数天使歌侣之中,把自己受伤的肉体呈献到天父的宝座前,耶稣的肉体似乎照许多先知的肉身复活方式而复苏,后者的肉体原在耶稣死后曾被灵魂摄取而进入圣殿,他们并非实际地活着,但也不会再死,因为肉体被灵魂抛下时,无任何强制的相互分离(人平常死时都有强制的分离)。我看到古圣祖的灵魂没有陪主的肉体到天堂。

我理会墓石震动,有四个卫兵进城拿什么东西,其余三个则惊倒在地,不省人事,他们把这摇撼归于地震,而不知道个中原因。可是,加西伍却感到非常的内在动摇与畏惧,因为他清楚地看到所发生的事,但不完全了解,他守住自己的岗位,非常热诚地等待次第所要发生的事情,这期间不在的兵士回来了。

约在夜间十一点钟,那时圣母穿上灰色外套,单独地出门,她到盖法(该亚法)家,继而到比拉多宫室,她走过耶稣背十字架的整个路线,一直到加尔瓦略山近处,那时她站立着不动,好像耶稣带着他那受虐待的身躯向她发显,走在圣母的面前

有一天使给耶稣开路,两个墓内膜拜天使在他的旁边,许多被释放的灵魂跟随着主,并非走路,而像一架发光的尸体飘动前进,我听到主发出声音,给圣母说明:他在古圣所做了什么,耶稣继续道:他现在就要从坟墓中,在光荣的形体内复活,并嘱咐圣母在加尔瓦略山附近,他曾跌倒的石头上等待,然后我看到耶稣进城,圣母即在主所指定的地方跪下祈祷。现今可能过了十二点钟,因为圣母在苦路上花去了相当多的时间。

然后,我看到耶稣的游行队伍飘过了整个的同一苦路天使们以奇妙的方法,收集了所有的圣物,就是主在受难时被破坏的体血(包括被扯下的头发),我看到,主把被钉十字架、竖立十字架、刺透肋膀和从十字架卸下圣尸、准备埋葬圣身,都显示给跟随耶稣的灵魂。以后,好像主的肉身又安息在坟墓里受难时他身上被破坏的部分,又一齐被天使们以不可了解的方式放回原处(但手足钉孔和肋膀刺孔被保留)。

我看到主的圣身像以前一般地被包在宽带与殓布之中,有夺目的光辉围绕着,两个钦敬的天使仍一个在头部,一个在脚部。……星期日的早晨,天空开始明亮,我看见玛利亚玛达肋纳(抹大拉)、玛利亚克罗帕、约安纳雇撒、和撒罗默(所罗门)穿着外套,离开了晚餐厅附近的住处。

她们把所有的东西都藏在外套里,香料中有鲜花,还有榨出的树汁、香液和油,为敷抹圣尸。妇女们担心地向着属于尼苛德摩(尼哥德慕)的小门(接近圣墓)走来。主耶稣的灵魂发出耀目的光辉,在两个武士型的天使中,被许多的人物围绕,飘飘然,透过墓穴,降到圣尸上,它好似一倾近尸身便融化于它,与它结合!我看到肢体在殓布下动起来,身体好像由他被刺的肋膀出来,那整个地方都闪耀着光芒与光晕。……现在我看到主耶稣在光荣中由石头中腾起,大地颤动,穿着武士装的天使发光像闪电,由天上降到坟墓处,把石头滚到一边,坐在上面。大地颤动得如此强烈,竟致灯笼摇来摇去,火焰向固围闪动,卫兵惊恐地倒在地上,躺在那里抽搐,像正死去的人一般

加西伍(罗马副官)实际看到了上述,但没看到救主本身,他很快地苏醒过来,走到尸床边,摸摸空却的布,离开坟墓,到外边来,他满怀切望,逗留一会儿,为给奇妙的显灵作见证。刹那间,天使飞临墓上,大地震动,我看到复活的基督在加尔瓦略(各各他)山显现给圣母

他的衣服像一袭白色的斗蓬,披在四肢上,走路时,随着轻风在身后飘动,它闪烁着蓝色与白色,像太阳里的光圈,手上的伤,可容手指深入,伤口呈等边三角形(由三棱铁钉形成),从掌部向手指射出光芒。先祖们的灵魂都在圣母前鞠躬,耶稣对她说了重逢的几句话,又把伤口指给她看,那时圣母跪在地上口亲耶稣的脚,主握着她的手把她搀起来,就不见了。

……耶稣复活时,妇女们在尼苛德摩(尼哥德慕)小门(坟墓附近的城门)附近,她们不晓得所发生的奇迹,甚至她们连坟墓外有卫兵也不知道。

她们担心地互相询问,谁给我们从那坟墓口滚开那块石头呢?最后,妇女们下结论,把香料放在墓前的大石上,等候一个门徒来,求他滚开它,于是她们向着墓园走去。墓口的石头已滚到右边,两扇门很容易打开,裹尸的布在墓床上,次序如下——包尸体的最长的殓布原封不动地放在那儿,只是空却了,完全收缩下去,除香料外别无一物;包裹周身的带子全长无损,恰如脱掉时一般,在坟墓外沿上弯曲地放着;圣母用来包耶稣头部的布(比拉多妻子所赠)放在墓床头部的右边,看似耶稣的头仍在里边,只是盖脸的那一块拿走了。

妇女们来近时,一发现卫兵与灯笼横躺竖卧,便害怕起来,她们行了一小段路,过了墓门,向哥耳哥达(各各他)走去。不过,玛达肋纳(抹大拉)忘记了危险,赶紧到墓园里,撒罗默(所罗门)在远处跟随着,另有两人站在外边。玛达肋纳(抹大拉)看到了卫兵,起先后退几步,继而两人经过了躺在地上的卫兵,进入坟墓,她们发现石头滚开,墓门关闭(谅是加西伍关上的)。

玛达肋纳(抹大拉)担心地打开一扇门,向墓内窥视,看见殓布空空,分开地放在那里,整个地方都照耀着光芒,有一天使坐在墓的右边。玛达肋纳(抹大拉)非常烦乱,她匆匆跑出墓园,经尼苛德摩(尼哥德慕)小门返回门徒那里,撒罗默(所罗门)只是以后才进了坟墓,她立刻追在玛达肋纳(抹大拉)的后边,战兢害怕地回到等在园外的妇女们那里,给她们述说遇到的事。

听到撒罗默(所罗门)述说的人虽然惊讶并高兴,但仍不能决定到墓园那里,一直到加西伍说了数语,把自己所见到的告知她们,并劝她们亲身去看看,她们才鼓起勇气去往坟墓.加西伍赶紧回城,把所发生的一切去报告给比拉多,他经过了执刑门。当妇女们惴惴不安地进了墓园,走近圣墓,她们看到有两位守墓的天使,身穿白色发光的司祭衣服,站在面前。妇女们都因惊慌而挤在一起,用手遮面,战栗的几乎伏在地上。

一位天使对她们说:她们不必害怕,也不必在此地寻找被钉的,他已经复活了,他已不在死人当中。然后天使指给她们空空的坟墓,命令她们将所见所闻报告给门徒,耶稣要先他们去加里肋亚(加利利)。天使继续说:她们应当记得主在加里肋亚(加利利)对她们所说过的,即是——人子要被交付于罪人之手,他要被钉死,第三天他要复活。

妇女们虽然充满了喜乐,但仍抖颤战栗,流着眼泪注视着坟墓和殓布,然后离开,采取了经过坟墓北执刑门(较远)那条路。她们还仍然害怕不已,走路也不快,不时停步由近处向四周下里张望,为能知道她们是否能看到主耶稣,或玛达肋纳(抹大拉)是否回来。

这期间玛达肋纳(抹大拉)已到达晚餐,竟像一个神不由己的人,她猛烈地敲门,有几个门徒仍然在靠墙周围的卧铺上睡觉,不过其他的几人已起身,在一起谈话,伯多禄(彼得)和若望(约翰)打开了门,玛达肋纳(抹大拉)没有进去,仅说了这几句——“有人把我主由墓中搬走了,我们不知道放在哪里”,又匆匆地跑回墓园。伯多禄(彼得)和若望(约翰)跟随着她,不过若望(约翰)超过了伯多禄(彼得)。当玛达肋纳(抹大拉)再到墓园,进入坟墓,周身完全为露水打湿了,她的外套由头上滑到她的肩膀,她的长发松散地披展开来,她独自一人,害怕立刻进入坟墓,所以她在入口的台阶外等候。

她弯下腰,想法透过低门往山洞里看,甚至看到石床(放尸处),当她弯下腰时,她的长发散垂下来,她用双手撩到后边。当她看到穿白色祭服的两个天使坐在坟墓的头部与脚部时,曾听到这话——妇女,你哭什么?玛达肋纳(抹大拉)悲伤地说,他们把我主搬走了,我不知道他们把他放在哪里了。

她说了这话,看不到什么,只看到殓布,于是转身痛哭,像一个寻找失物的人,似乎她必须找到主,她有模糊的顶感,知道耶稣就在咫尺,甚至天使的发现也不能扭转她这种想法。她好似没觉察到,天使给她说话,她一味地想着耶稣,她的主要思想是——耶稣不在这儿,到底耶稣在哪里呢?

我看到她从坟墓处跑了几步,继而转身,像一个半疯癫的人在寻找什么似的。她的长发垂在两肩,她曾一度用双手将整团头发拉到右肩,继而,撩在后边,仍左顾右盼,几乎离墓穴有十步远,并对着田园向城那方面渐高的东边,在微微的晨光中,她窥见有一人团站在棕榈树后边的灌木中,穿着白衣,她奔向那边,又听到这两句话——女人,你哭什么,你找谁?

她认为是园丁,她看见他手拿一把锹,头戴一顶平帽,帽子有一块像树皮的东西在额前突出,好似在遮蔽阳光。耶稣受难前不久给伯达尼(伯大尼)妇女说过一个比喻,现在耶稣的情形正像比喻上的园丁,以不太耀眼的方式显现,有如一个穿着白长衣在微光里观看的人。当耶稣说“你找谁”,玛达肋纳(抹大拉)立刻回答说——“先生,若是你把他搬走了,请告诉我,你把他放在哪里,我去取回他来。”她又向四下里张望,好似在看,园丁是否放主在附近的一个地方。

继而,耶稣用熟悉的口音说:“玛利亚(土语)”,她认识这种声音,却忘了他曾被钉而死,并被埋葬,如今又复活起来。她赶紧转身过去,一如往昔地喊说,辣步尼(师傅),随之跪在主脚前,向前伸出手来。但是耶稣伸手婉拒她说:“你别触摸我,因为我还没有升到父那里,你到我的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我升到我们的父和你们的父那里去,升到我的上主和你们的上主那里去。”主说完这些话,便消失了。

耶稣显现给玛达肋纳(抹大拉),可能是三点半钟(六点钟)。她刚离开墓园,若望(约翰)后边跟着伯多禄(彼得)来到了,若望(约翰)站在墓门的外边俯身窥看,透过墓穴外门,从墓门半开半掩的门缝中,看到了放着的殓布,然后伯多禄(彼得)来到,他走下坟墓,进到里边,在墓床的中央,他看到放着殓布,它已由两端卷到中间,里边包着香料;包扎带在附近折叠着;遮盖圣面的那一块布,放在靠墙的右边,也是折叠着。

若望(约翰)现在跟随伯多禄(彼得)进入坟墓,他看到同样的东西,遂相信了复活,凡是主所说的话,凡是写在圣经里的,现在对他们来说一清二楚了,他们起先只有一个不全的了解。伯多禄(彼得)把殓布藏在自己的外套下,两个人由尼苛德摩(尼哥德慕)小门回去,若望(约翰)又走到伯多禄(彼得)前面。圣尸在墓中,有两个天使,一个在头部,一个在脚部,及至抹大拉和两个门徒来到,他们仍在那里,我认为伯多禄(彼得)没有看到天使,
我听到若望(约翰)以后对厄玛乌(以马仵斯)的门徒说,他往坟墓里看时,只看到一位天使,或许是他由于谦虚,在写福音时他忍住不提这事,好显不出他比伯多禄(彼得)看到的多。现在我首次看到卫兵从他们所躺卧的地方起来,拿起长矛,也拿起挂在墓门口的灯笼,胆战心惊地向执刑门奔去,进了城。这期间,玛达肋纳(抹大拉)已到了妇女们那里,给她们述说主的显现,继而她又从那附近的执刑门匆匆去往城里,别人则去往墓园。

耶稣身穿飘动的白衣,手藏在里边,在园外显现给她们,向她们问安。她们战兢地跪在他脚前,耶稣朝一方向摆动了他的手,同时对她们说了几句话,便不见了。妇女们那时便匆匆由白冷(伯利恒)门到熙雍(锡安),告诉晚餐厅内的门徒,她们看到了主,以及主曾向她们说了什么话。

门徒开始不愿相信玛达肋纳(抹大拉)的报导,直到伯多禄(彼得)和若望(约翰)回来为止,他们仍认为整个的事情乃是妇女想像的杰作。伯多禄(彼得)和若望(约翰)惊异他们所见的,在回去的路上缄默、沉思着,途中遇到了小雅各伯(雅各)和达陡(达太)。这二人在伯多禄(彼得)与若望(约翰)之后去坟墓,他们也颇心慌意乱,因为主在晚餐厅附近,显现给他们。

有一次,我看见门徒们前行时,伯多禄(彼得)忽然吃惊地颤抖起来,似乎他正在看到复活的救主。

……在当天(周日)晚上,许多门徒和所有的使徒都同尼苛德摩(尼哥德慕)和若瑟在晚餐厅内。门户都关闭着,他们在悬吊于天花板中央的灯下排列成三圈祈祷,所有的人都穿着白衣。伯多禄(彼得)、若望(约翰)和小雅各伯(雅各)都穿着与众不同的礼服,手中拿着记有笔记的卷轴。

       伯多禄(彼得)讲道后,路加和克罗帕从厄玛乌(以马仵斯)匆匆返回,敲庭院的门,获准进来。他们述说的好消息几乎中断了祈祷,但是祈祷刚一继续,我就看到所有在场的人都闪烁着欣喜感动的光芒,向着同一方向。门虽紧闭,耶稣也进来了,穿着长白衣,束着腰带。他们好像并非真切地知道主的莅临,直到他走过了三重圈子,到灯光中,站在他们当中。

那时他们非常惊讶,并烦乱不安。主让他们看他的手脚,且打开自己的衣服,把肋膀的圣伤露出来。主同他们谈话,看到他们特别惊讶,于是他向他们请求食物。我看见光线由耶稣的口中射出来(亚当犯罪前口边也有光),门徒们和信徒好似全然乐不可支。伯多禄(彼得)走到悬挂的毯子(如至圣所的帐幔)后,进入小室内,其上供着圣饼,旁边有盘子,伯多禄(彼得)把它交给主,盘子上有一块鱼和一些蜂蜜。耶稣感谢并祝福了食物,自己吃,并拿一部份给几人吃。圣母和妇女则站在外厅的门口,主也给了她们一些。

事后,我看到耶稣讲道并授与勇力! 围绕着他的圈子仍有三重,十个门徒是最里边的一圈,多默不在。耶稣周身发光,并对门徒嘘气时,光就像川流般地从他手足、肋膀、口中射到他们的身上,透入门徒的体内,门徒成了内心收敛的,觉得自己拥有赦罪权、付洗、治病覆手的能力!(我看着,他们如果喝了任何有毒害的东西,那也不会受害)。耶稣分施这些恩惠,没有用言语,大家也没有听到主说什么。以我看,那好像是内心的交流。

耶稣给门徒讲解了几点关于圣饼(食)的圣经,并命令人在安息日圣礼之后,恭敬圣饼(食)。耶稣谈到约柜的奥秘、先人的骨骸、遗物,以及对于他们的敬礼——好能得到他们的转达。也谈到亚巴郎(亚伯拉罕)和他所拥有的亚当遗骨,亚巴郎(亚伯拉罕)献祭时,曾把遗骨放在祭台上;又说有关默基瑟德(麦基洗德)的祭献(我当时看到了而又忘记了)。耶稣又说,雅各伯(雅各)所给与若瑟的彩色袍子,乃是他在橄榄山出流血汗的表记。

耶稣同样告诉门徒,雅各伯(雅各)把保存在约柜中的亚当骨骸,同那件彩色袍子都给了若瑟。耶稣也谈到藏在约柜的奥秘,说那奥秘现今便是他的体血,把这体血在圣祭(弥撒)内永远赐给人。又谈起自己的苦难以及同大卫有关的几件奥秘的事情,并向门徒解释。最后,耶稣嘱咐他们在两天内去息哈尔(示剑),以宣布复活,之后他便不见了。我看到门徒喜气洋洋,把房门打开,走进走出,聚集在灯下,唱赞美感谢的圣歌。……


【注】:
             中国古方位学指出:西北方是“天门位”,东南方是“地门位”。

            《圣经》信仰出于“中心位”中东犹太人,兴盛于欧亚非板块“天门位”的欧洲,显示了通天、天定地位!《圣经》信众23亿人,占地球人口1/3!

             宇宙全息统一,即便在一国内,民众也常分有“积极上进、不冷不热中间派、消极派”的3个大概相近的分类比例数。   

             与《圣经》相关的千百年神圣预言中,共同指出:“三位一体”的神是宇宙中唯一真神! 耶稣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我是光!”《圣经》说:不经过耶稣,谁也不能升到天父那里!

             身为宇宙“三位一体”神、审判之主的地位——耶稣自然没有向罪人后代们介绍众多天堂的美好、宇宙众多空间的复杂知识,以显示才学来吸引人类,而只是告诫人类不断“悔改”!敬天、爱人! 信众的信仰若不冷不热,最终会被神吐出去!

             然而,世界各国许多人民仍固执的坚守人数不多的、本族本土宗教,是因父母传承的亲情所致,还是因个人的脸面、个人的骄傲自负?

             如果最后发现:你的固执、傲慢情绪是魔鬼施加给你的呢?

             如果最终,是你错了呢?最终,因个人认知有限……宁背弃宇宙真神……也仍要固执乡土信仰? 

           心胸要广大,大宇宙只有一个“公转”中心!